首页 社会文化 旅游新闻 星声星语 金融新闻 大咖名流 军事新闻 娱乐新闻 教育新闻 热透新闻 体育新闻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旅游新闻 > 正文内容

视频重庆大轰炸幸存者亲述:“那天我爬出了隧道但两个姐姐却再也

发布日期:2022-05-12 19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 

  重庆大轰炸的亲历者和受害者到“六·五“大隧道惨案遗址鞠躬。华龙网-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谢鹏 摄

  华龙网-新重庆客户端6月5日19时30分讯(记者 姜念月)今(5)日是重庆大轰炸“六·五”隧道惨案79周年祭。上午10点半,防空警报再次划破重庆上空,响彻全城。在重庆市渝中区较场口“六·五”隧道惨案旧址,几十位幸存者与死难者家属向遇难同胞献花寄哀。在悼念现场,这些白发苍苍的老人跟记者回忆起了那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。

  1941年6月5日傍晚,当尖利的空袭警报忽然划破重庆的天空,为了躲避空袭,人们惊慌失措地从家里奔逃出来,向最近的防空洞跑去,粟远奎一家就是其中之一,他们选择躲避的防空洞就是当时渝中区最大的十八梯防空大隧道。

  今年,粟远奎老人已经87岁了,但他永远记得,那天父亲带着母亲,母亲一手拉着他,一手牵着大姐,大姐拉着二姐,来不及收拾任何东西,一家人拔腿就往防空洞里跑。由于就住在十八梯附近,粟远奎一家是第一批躲进防空洞的市民。

  “我们往防空洞的深处跑去,但没多久,人流就像潮水一样涌进来。”栗远奎说,伴随着洞外炸弹发出的巨大闷响声,人流将他和父母挤散了。

  “弟弟、弟弟你在哪儿?!”姐姐焦急的呼喊声隐约传来,“姐!我在这里!”但就算年仅8岁的粟远奎吼破嗓子,他的声音也被防空洞内嘈杂的尖叫声与哭泣声淹没。

  身高只到大人腰部的粟远奎被人流推到了防空洞的拐角处,瘦小的身形让他不得不在这个角落里停了下来。蹲在地上,缺氧、恐惧、饥饿一齐袭来……很快,粟远奎觉得越来越困,晕了过去。

  6月6日清晨,粟远奎被一阵剧烈的晃动惊醒,睁眼的那一刹,他摔在了地上。原来,抬尸人以为他已经死了,没想到却“活”了过来,被吓了一跳。

  “叔叔,这是哪儿?” 粟远奎问。“小娃娃,这里是十八梯防空洞,快回家,你家人肯定急疯了。” 闻言,粟远奎正想站起身却发现双腿因蹲得太久已经站不起来了,他只能手脚并用地爬出防空洞。

  粟远奎说,他一辈子都记得那个场景,天蒙蒙亮,地上全是盖着白布的尸体,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火药和灰尘味,整座城都是“雾蒙蒙”的,只有还没灭的大火烧得通亮。

  那一天,粟远奎是爬回家的,从此腿上落下了病根,虽然父母仍在,但他的两个姐姐却再也没有回来,那一声“弟弟,你在哪儿?”,也成了姐姐最后的“遗言”。

  在较场口悼念的人群中,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格外引人瞩目。她神情肃穆,两眼含泪,在她手中捧着一张黑白照片,男子西装笔挺英俊帅气,女子一身素裙端庄大方。老人说,照片里的人是她的父母,这一生,她只能凭着这张照片去想象一个有父母的家。

  曾宪君对父母所有的记忆都来自于她的外婆,1941年6月5日,只有6个月大的曾宪君还在外婆的背上睡觉,忽然就被远处传来的一声巨响吓醒,很快,这些巨响越来越多、越来越密集……她被吓得大声啼哭。那时的她并不知道,巨响是炸弹爆炸后发出来的,更不知道,她的父母就在那一天于罗汉寺外“失踪了”,永远都不会再回来。

  在后来的许多日子里,曾宪君的外婆会一遍遍地对她讲大轰炸那天,背着她寻找她“失踪”父母的经历。

  那是一个阴天,由于云层很厚,人们以为飞机看不清地面不会空袭,曾宪君的父母决定到罗汉寺去为一家人祈福并宴请朋友。

  父亲的朋友赶到曾宪君家里报信后,外婆当场晕倒在地。大概是曾宪君的哭声太大,不多一会儿,外婆被“叫”醒,一边口里呢喃着“完了完了”,一边往朋友所说的餐馆跑。

  曾宪君说,她的外婆是1950年6月过世的。弥留之际,老人一直念叨着那天的场景:整条街的房子都燃烧着熊熊大火,呛人的硝烟让曾宪君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她背着仅半岁的孙女,在废墟中寻找着女儿和女婿的遗体,但只有满目疮痍。那一日后,每当有人问起,曾宪君的外婆只说:他们“失踪”了。

  蒋万锡杵着拐棍站在纪念碑前,今年89岁的他是在场所有悼念者中年龄最大的一位,但去年他还不是。

  1941年6月5日,蒋万锡失去了哥哥、大嫂以及他们未出生的孩子。为了寻找他们的遗体,蒋万锡在人堆里翻了两天两夜,但一无所获。时至今日,他每年的这一天都会来到较场口“六·五”隧道惨案旧址祭奠,即便连走路都已要人搀扶,但献花时他却固执地要自己去做。“79年了,蒋万锡叹道,每当想到那天的场景依然会伤心。

  离开时他对记者说:“随着时间越来越久,那一天的亲历者也会越来越少,但我会每年都来,直到我也走了的那一天。因为只要有人记着这段历史,这件事就永远不会过去,也不能过去。”

  (如果您有新闻线索,欢迎向我们报料,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。报料微信:hualongbaoliao,报料。)

  重庆大轰炸的亲历者和受害者到“六·五“大隧道惨案遗址鞠躬。华龙网-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谢鹏 摄

  华龙网-新重庆客户端6月5日19时30分讯(记者 姜念月)今(5)日是重庆大轰炸“六·五”隧道惨案79周年祭。上午10点半,防空警报再次划破重庆上空,响彻全城。在重庆市渝中区较场口“六·五”隧道惨案旧址,几十位幸存者与死难者家属向遇难同胞献花寄哀。在悼念现场,这些白发苍苍的老人跟记者回忆起了那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。

  1941年6月5日傍晚,当尖利的空袭警报忽然划破重庆的天空,为了躲避空袭,人们惊慌失措地从家里奔逃出来,向最近的防空洞跑去,粟远奎一家就是其中之一,他们选择躲避的防空洞就是当时渝中区最大的十八梯防空大隧道。

  今年,粟远奎老人已经87岁了,但他永远记得,那天父亲带着母亲,母亲一手拉着他,一手牵着大姐,大姐拉着二姐,来不及收拾任何东西,一家人拔腿就往防空洞里跑。由于就住在十八梯附近,粟远奎一家是第一批躲进防空洞的市民。

  “我们往防空洞的深处跑去,但没多久,人流就像潮水一样涌进来。”栗远奎说,伴随着洞外炸弹发出的巨大闷响声,人流将他和父母挤散了。

  “弟弟、弟弟你在哪儿?!”姐姐焦急的呼喊声隐约传来,“姐!我在这里!”但就算年仅8岁的粟远奎吼破嗓子,他的声音也被防空洞内嘈杂的尖叫声与哭泣声淹没。

  身高只到大人腰部的粟远奎被人流推到了防空洞的拐角处,瘦小的身形让他不得不在这个角落里停了下来。蹲在地上,缺氧、恐惧、饥饿一齐袭来……很快,粟远奎觉得越来越困,晕了过去。

  6月6日清晨,粟远奎被一阵剧烈的晃动惊醒,睁眼的那一刹,他摔在了地上。原来,抬尸人以为他已经死了,没想到却“活”了过来,被吓了一跳。

  “叔叔,这是哪儿?” 粟远奎问。“小娃娃,这里是十八梯防空洞,快回家,你家人肯定急疯了。” 闻言,粟远奎正想站起身却发现双腿因蹲得太久已经站不起来了,他只能手脚并用地爬出防空洞。

  粟远奎说,他一辈子都记得那个场景,天蒙蒙亮,地上全是盖着白布的尸体,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火药和灰尘味,整座城都是“雾蒙蒙”的,只有还没灭的大火烧得通亮。

  那一天,粟远奎是爬回家的,从此腿上落下了病根,虽然父母仍在,但他的两个姐姐却再也没有回来,那一声“弟弟,你在哪儿?”,也成了姐姐最后的“遗言”。

  在较场口悼念的人群中,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格外引人瞩目。她神情肃穆,两眼含泪,在她手中捧着一张黑白照片,男子西装笔挺英俊帅气,女子一身素裙端庄大方。老人说,照片里的人是她的父母,这一生,她只能凭着这张照片去想象一个有父母的家。

  曾宪君对父母所有的记忆都来自于她的外婆,1941年6月5日,只有6个月大的曾宪君还在外婆的背上睡觉,忽然就被远处传来的一声巨响吓醒,很快,这些巨响越来越多、越来越密集……她被吓得大声啼哭。那时的她并不知道,巨响是炸弹爆炸后发出来的,更不知道,她的父母就在那一天于罗汉寺外“失踪了”,永远都不会再回来。

  在后来的许多日子里,曾宪君的外婆会一遍遍地对她讲大轰炸那天,背着她寻找她“失踪”父母的经历。

  那是一个阴天,由于云层很厚,人们以为飞机看不清地面不会空袭,曾宪君的父母决定到罗汉寺去为一家人祈福并宴请朋友。

  父亲的朋友赶到曾宪君家里报信后,外婆当场晕倒在地。大概是曾宪君的哭声太大,不多一会儿,外婆被“叫”醒,一边口里呢喃着“完了完了”,一边往朋友所说的餐馆跑。

  曾宪君说,她的外婆是1950年6月过世的。弥留之际,老人一直念叨着那天的场景:整条街的房子都燃烧着熊熊大火,呛人的硝烟让曾宪君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她背着仅半岁的孙女,在废墟中寻找着女儿和女婿的遗体,但只有满目疮痍。那一日后,每当有人问起,曾宪君的外婆只说:他们“失踪”了。

  蒋万锡杵着拐棍站在纪念碑前,今年89岁的他是在场所有悼念者中年龄最大的一位,但去年他还不是。

  1941年6月5日,蒋万锡失去了哥哥、大嫂以及他们未出生的孩子。为了寻找他们的遗体,蒋万锡在人堆里翻了两天两夜,但一无所获。时至今日,他每年的这一天都会来到较场口“六·五”隧道惨案旧址祭奠,即便连走路都已要人搀扶,但献花时他却固执地要自己去做。“79年了,蒋万锡叹道,每当想到那天的场景依然会伤心。

  离开时他对记者说:“随着时间越来越久,那一天的亲历者也会越来越少,但我会每年都来,直到我也走了的那一天。因为只要有人记着这段历史,这件事就永远不会过去,也不能过去。”

  (如果您有新闻线索,欢迎向我们报料,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。报料微信:hualongbaoliao,报料。)

 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,在互联网上使用、发布、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。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或“来源:华龙网-重庆XX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的作品,系由本网自行采编,版权属华龙网。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、名称、水印的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。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,联系邮箱:。

 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(最佳浏览环境:分辨率1024*768以上,浏览器版本IE8以上)

  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金开大道西段106号10栋移动新媒体产业大厦 邮编:401121 广告招商 传真